廣東麗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收藏本站 網站地圖 聯系麗姿
當前位置:首頁 ? 美白知識 » “離婚了,還有誰肯要你...”最近都被這句話刷爆了~

“離婚了,還有誰肯要你...”最近都被這句話刷爆了~

文章出處:廣東麗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人氣:-發表時間:2017-01-09 09:22:00

 

 

 

 

 

早晨九點。莫氏總經理辦公室的門被急促的推開。
 
“來人,快把咖啡放好!還有桌子,桌子快整理!”辦公室主任滿頭大汗急匆匆推門而入,身后跟著兩個秘書,他雙手同指帶著冷汗將辦公室里里外外指了一遍。兩個秘書立刻應聲收拾起來。
 
“主任,好了沒有?少爺來了!”伴隨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莫二少私人助理秦飏一身筆挺的黑西裝走進門“好了好了,馬上就好!”辦公室主任抽出口袋里的黑色絹絲手絹趕緊的擦掉額頭的汗。
 
真該死,居然忘記二少昨天回來了!辦公室主任忐忑擦汗,扭頭看看秦飏露出一個賠笑:“嘿嘿。”
 
“主任,收拾好了。”兩個秘書身手矯捷,三下五除二將亂哄哄的辦公室打掃的干干凈凈,咖啡色的辦公桌上還放在一杯剛泡好的藍卡咖啡。可見,這種突發事件以不是第一次。
 
“秦飏。”隨一聲低沉帶著渾厚的磁性聲音穿過門,一身灰白色西裝,內穿黑色襯衣與白色領帶的莫二少在四個保鏢的護送下到達辦公室門口。四個保鏢止步門兩旁,雙手背后面無表情儼然成了門神。
 
“二少。”秦飏微低頭,辦公室主任忍不住顫一下平息懸著的心道:“二少,辦公室已經打掃好了。”
 
濃密的劍眉微微上挑,一雙銳利眸子環視一眼,夏夜星空般璀璨的眼底,閃爍著點點星光,又讓人望而卻步。“很好,除秦飏以外,你們都出去吧。”莫二少一點頭,俊逸的臉上性感薄唇自然上揚二十九度,散發一股若有似無的優雅、且邪魅的氣息。他直徑走向自己的辦公桌,舉手投足之間,盡顯王者氣。主任在聽到很好兩個字時長長地吐了口氣,差點把魂都給抽出來。
 
“二少,我們先走了。”辦公室主任趕緊點頭,逃似地帶著兩個秘書開溜。秦飏輕輕關上門,莫二少在柔軟的咖啡色真皮椅子上坐下來。抬頭雙手放于桌面看他道,“我叫你辦的事情,怎么樣了?”秦飏微頓,帶著為難神色看他兩眼。莫二少微微瞇眼,抿抿嘴掩去二十九度邪魅的笑容,俊逸的面容蒙上一層厚厚寒霜。
 
“抱歉少爺,目前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秦飏坦白道。“還沒有?”莫二少挑起一眉,冷冽的目光讓跟隨他多年的秦飏不覺壓抑幾分。“那什么時候能找到?”出奇,這次莫二少居然沒發大火。
 
“我會盡快去辦的。”秦飏點頭忐忑道。莫二少沉聲,他也清楚這事的難度,便沒多追加責怪,轉言道:“好,我再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后,后果自負。”“嗯,明白!”秦飏領命,喉結上下一動將忐忑的心先壓了下去。待莫二少一揮手,他立即識趣的退了出去。
 
秦飏剛出辦公室,也忍不住長舒一口氣。
 
他的隨行秘書馬上湊到他身邊道:“秦助理,二少沒說什么吧?”秦飏看他一眼,表情不太好小聲吩咐:“二少再給我們三天時間,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人過來,就讓我們提頭來見。”
 
一聽這話,那小秘書立刻慘白了臉,忍不住嘀咕:“這三天是不是太急了,世界那么大,我們到哪里去找漂亮又聰明的女人啊?還是個還是個未開發的,現在未開發的比例很可悲啊!除非我們去小學排隊!”
 
他們總不能抓住個女人就問;你是不是處女吧?那樣人還沒找到,估計先被警察請去喝咖啡了。而且,是處女還不行,一定要聰明、漂亮、氣質秉承。很有難度啊!
 
秦飏皺眉,他也知道這事不好辦。但是,如果不辦成,那后果可比進警察局嚴重多了。“秦助理,我們只找個漂亮的,未開發的尤物行不行?聰明可不可以省略掉?”小秘書帶著些乞求問。
 
“如果將來的小少爺是個白癡,你負責?”秦飏直接挑眉。小秘書臉一塌道:“明白了。”“少廢話,趕緊去辦,否則你提頭來見我。”秦飏忍不住朝他撒火,小秘書趕緊把頭點快掉下似地,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便是如此了。
 
------------------
 
下午時分,A市某家咖啡廳的一角靠窗位子。外面的陽光有些悲涼,明明已經是陽春三月,但幾番覆轍的寒流還是讓這個城市顯得陰冷,特別是今天,靠窗的位子也冷得陰沉。
 
一個女子低頭垂發坐在面陽的小紅沙發上,面前擺的咖啡杯緩緩熱流正漸漸湮滅。在她對面還坐在一個面色英俊的男子,他的杯中的咖啡還剩一半,余溫已經感受不到,只有對面女子的臉從深色中倒映出來。
 
“寶貝……”男子開口低沉的聲音帶著倦色,女子很不自然的輕顫一下,卻不抬起頭來。“寶貝,我有話對你說。”男子再次開口,女子越發輕顫。搖搖頭,用弱弱帶一絲哭腔的口吻道:“不要,你什么都不要說。”
 
男子眉宇皺動,移目看看其他;正直下午,咖啡廳里來喝下午茶的人不少,但他的卻停留在一位眼神嫵媚,紅唇輕嘟,三月穿著紅色吊帶裙;酥胸隱現的女子身上。
 
“寶貝,我們……”男子還是開口了,面對眼前這個沒情趣,只穿得起打折低價貨的女人,他已經沒有興趣。“天宇……我求你不要說了……”女子哽咽著說,粉淚順著清秀的臉龐滑落,一副黑框眼鏡后的美瞳又紅又腫,完全掩蓋了本有的魅惑色。
 
“寶貝,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不要,天宇不要說了……”女子抓住他的手懇求道。
 
她不要聽,她不要聽那幾個字!
 
男人漸漸皺眉,看看她纖細的雙手沉下心:“藍寶貝……”“不要!”她猛然抬頭,淚汪汪的大眼睛帶著乞求,其實寶貝心里清楚他想要說什么,但她不要聽,為了和他在一起,她犧牲了那么多!他怎么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呢!
 
然而,陳天宇還是抽回了他的手,濃眉下幽深的雙瞳帶著幾絲不耐煩。抿抿嘴角說:“寶貝,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你很好,我真的愛過你,可是……我們并不合適,所以分手吧!”他循序漸進將分手時該說的話說完。絲毫不理會寶貝懇求的目光和接連滾落的熱淚。
 
“我不要,天宇你說過你會愛我一輩子……”寶貝搖搖頭,扁扁嘴可憐巴巴一副小女人樣望著他。“寶貝,感情不能勉強,讓你愛上我,是我的錯,不能給你幸福,是我的錯。但是寶貝,強扭的瓜不甜,你就不要再強求了。”陳天宇看看她,所有男人分手時說的那一套他駕輕就熟的搬了出來。
 
“不要,天宇我求你!我真的不想分手!”寶貝依舊乞求道,伸手想握住他,陳天宇毫不留情的把手拿開,帶著一絲不耐煩道:“寶貝,好聚好散!我們就結束吧!”說著他站起來,扭頭看向另一個女子唇角輕挑。
 
寶貝扭頭看去,其實陳天宇要和她分手的理由她很清楚;他看上了大小姐!只是想不到,他居然這樣殘忍的帶著新歡來和她分手!一股自尊被無情踐踏的羞辱敢,讓藍寶貝立刻收回目光,咬咬唇道:“陳天宇,你不能這樣對我!我不是什么東西,你想追就追,想不要就不要!”她聲淚俱下,起身抓住他的胳膊,即使被羞辱,她還是希望他能回心轉意。
 
陳天宇望著她沉嘆口氣,收回剛才那些對不起和內疚,冰冷的雙眸只有不耐煩和厭惡。狠狠甩掉寶貝的手,整整衣服道:“寶貝,你別怪我,我也不想的。而且你也沒虧什么,像你這種平庸無奇還不知趣的女人,能被我看上也算賺了!”
 
聽著他沒心沒肺的口吻,藍寶貝逐漸拽緊拳頭。這就是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男人,什么愛,都是狗屁!
 
“天宇……”寶貝低頭抽泣著,顫抖的肩膀和隱現的鎖骨起起伏伏。“哎……”陳天宇再嘆一口,說實話藍寶貝沒做錯什么,要怪只能怪她生的太平庸,不能給他想要的東西。
 
遠坐在一旁的女子見好戲即將落幕,便也不多停留,沖陳天宇一樣下巴得意的走了出去。“寶貝,趕緊忘了我吧,你會找到更好的。”再送一句祝福語,這個舊情人的戲碼也算落幕了。陳天宇迫不及待的要走,不想寶貝又抓住了他:“天宇……”她含淚帶著最后的乞求,用起誓般的口吻道:“天宇,如果你現在回頭,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當成什么都沒發生過。你想要,我什么都愿意。而且……”
 
陳天宇沖天一翻白眼,想不到這個藍寶貝還真是死纏爛打,嘆口氣道:“寶貝,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和你分手嗎?”
 
寶貝點頭,看了看窗外的那位大小姐。“寶貝,如果我和她在一起,那我升職,賺錢都不是問題了,你懂嗎?”陳天宇挑眉說。
 
寶貝望著他,大眼里有一絲驚愕,眼前這個陳天宇和她那個溫柔的陳天宇差好遠。“天宇,你也喜歡這樣?”“當然了,有誰會討厭主動送上門的好事。藍寶貝,看在你以前對我不錯的份上我才想和你好聚好散,如果你再纏著我,別以為我不會打女人!”陳天宇冷冷瞪她一眼,咬牙的口吻帶著十足的厭惡。
 
“那……那你以前說得呢?那些都算什么?”藍寶貝詫異的盯著他,滾落的熱淚停留在她的下巴。那些愛情,那些永遠都是什么?甜言蜜語一時興起嗎?
 
“哼。”陳天宇一聲冷哼:“寶貝,我是個男人,我有我想做的事情。愛情,只不過是閑暇時的游戲罷了,只有傻子才會相信。”藍寶貝呆呆松開他,一陣撕心裂肺的刺痛,硬生生穿過她的心窩涌入眼底。
 
“藍寶貝,太傻是活不下去的,你要愿意,自己也去傍個大款吧!不過,以你這副樣子,也是白日做夢罷了。”陳天宇淡淡一笑,不僅把她甩了,還將她數落了一頓。望著他大步流星的背影,藍寶貝傻傻睜著眼,連哭都哭不出來。
 
-------------------
 
老式的公寓內,空曠、陰暗的樓梯間傳出一陣有氣無力腳步聲。
 
叩、叩、叩,高跟鞋觸碰著水泥地的聲音聽著格外沉重。
 
藍寶貝吃力的上五樓的家,一抬頭,她的室友應米莉正拎著一大袋等在家門口。看那樣子,肯定又是沒帶鑰匙。看見藍寶貝蒼涼的模樣,她忍不住一聲驚呼:“我的那個天!你剛從下水道爬上來吶?!”
 
藍寶貝看她一眼,懶得解釋,隨便回了聲:“沒有。”便拿出鑰匙要開門。但她卻發現顫抖的手,怎么都對不上鑰匙孔。應米莉驚訝的神色變成了擔心,抓住她的手緊張的問起來。“寶貝,發生什么事了?”
 
“沒什么。”藍寶貝垂眼搖頭,讓應米莉更擔心:“寶貝,你快說呀,你怎么了?寶貝!”在她再三追問下,藍寶貝終于淚如泉涌道:“米莉,天宇和我分手了!”說著,轉身抱住了她。應米莉愣愣,也抱住她道:“真……真的分手啦?”她有些替好友心疼。
 
應米莉和藍寶貝雖然認識的時間也不過一年多,但同住一個屋檐下的她們很快成了閨蜜。前些日子她就覺得寶貝不對勁,所以今天才買了一堆東西想陪她解悶,想不到那陳天宇還真的和她分手了。
 
“好了寶貝乖,寶貝不哭哦!沒事,沒事,外面男人多的是,我們再找,我們再找一個更好的!”應米莉放開她道,藍寶貝扁著嘴兒,看看那黑眼圈和通紅的眼底,讓人怪心疼的。“天宇說我平庸又不知趣,他和那個大小姐走了……”藍寶貝抽著道。想起陳天宇那些沒心沒肺的話,她就是一陣揪心的疼。
 
“沒事,沒事,男人嘛!大街上一抓一大把,還怕找不到好的?就你這姿色,傍個大款都不是問題!他說你平庸那是他沒眼光,以后一定會后悔!”應米莉拍拍她肩膀,柳葉眉一挑,單眼皮的雙眸一彎,臉上露出一對深深地酒窩。使勁想好話安慰她。
 
藍寶貝吸口氣,幽幽望著她,想想陳天宇那張無情的臉,一股無名火在心底升起。“真的?”“當然了!你只要打扮一下,全天下的男人都會為你傾倒的!”應米莉點點頭。
 
藍寶貝垂眼看著腳尖,幽幽雙眸思索著什么,然后一臉下定決心握緊了拳頭。應米莉歪頭看看她,看起來她的安慰起到效果了。
 
藍寶貝將臉上淚一抹,打開門走進去。米莉拉上門進來道:“寶貝,這幾天我這幾天有時間,正好可以陪你。我們出去玩兩天吧?”但寶貝沒吱聲,即刻到了房間找了件衣服出來說:“看時間吧。”
 
“寶貝……”應米莉還想說什么,寶貝已經進了浴室,而后便聽見淅淅瀝瀝的水聲傳來。
 
應米莉搖頭輕嘆,一想又為寶貝心疼,寶貝會這樣都那個陳天宇害的!
 
寶貝仰頭閉目,微熱的水帶著霧氣、淋在她臉上,順著凹凸有致的身線,如山中細流錯開流淌,最后沿著光潔的腳踝流向下水道的入口。擰上水閥,寶貝拉開玻璃門赤腳走到鏡子面前。
 
熱水泛起的霧氣,在鏡子表面留下一層水珠。她用手順時針的涂開一個圓,然后垂下雙肩望著自己的胴、體。長到腰間的青絲分散的黏在自己身上,摘掉眼鏡,柳葉眉下一雙水亮迷人,甚至勾魂的杏仁眼;幽幽泛著魅惑的光。靜靜凝望,可見涓涓細流幽然流淌。挺鼻梁、粉嫩的櫻桃嘴兒,漂亮的鵝蛋臉,足以讓人垂涎的酥胸、小蠻腰,怎看都是個不折不扣的尤物。
 
但是,陳天宇卻把她甩了,因為她沒錢。
 
藍寶貝拿下衣服看了看,又重新收起,扯了條浴巾裹住了自己。然后赤腳走了出去。“寶貝,我買了蛋撻……”聞腳步聲,應米莉在沙發上抬頭,見她就這番模樣出來愣了愣:“寶貝,你沒事吧?”“沒事。”藍寶貝淡然應聲直接回到房間。聽著她決然的關門聲,應米莉多少有點擔心。
 
藍寶貝站在衣櫥面前,從一個角落里,拿出幾件很少穿,卻品味極其高檔的衣服。她決定了,她要報復陳天宇!
 
藍寶貝左看右挑一陣,拿了好幾件衣服在身上比劃。最終,選了一件黑色齊膝吊帶裙,胸前還有一朵嬌艷綻放的真絲紅玫,套在身上正好把她的酥胸和玉肩展露從來。
 
再拿出一直少用的化妝盒,對著鏡子,畫眉、眼線、口紅,只是幾抹,剛才還素顏的藍寶貝,便以足矣勾倒所有男人魂魄的媚妝站在鏡子前。
 
其實她本來就不差,特別是那雙嫵媚勾魂的眼睛,隱約中總透露著一股蠱惑的鬼魅。只是,她沒錢,至少在陳天宇眼里,她是個窮丫頭。
 
打開門,應米莉再抬頭,看見她的模樣手中的蛋撻吧嗒掉在地上,嘴巴張成O型,瞪目結舌望著她久久不能回神。
 
“寶寶……寶貝,你……你這是干什么?”應米莉難以置信結巴道。和她相處這么久,她第一次發現藍寶貝真的可以這么漂亮,特別是那一身魅惑雙眸中的獨特氣質,讓人不禁懷疑她是不是什么大小姐。
 
“我去酒吧走走。”藍寶貝淡然道,拿出一雙銀色的高跟鞋,穿在裸腳上嫵媚十足。“你……你,你說什么?!”應米莉蹭的站起來,不能消化她的話。走走干嘛要去酒吧?“我說,我要去酒吧走走!”藍寶貝認真的重復一遍,說著走向門口。等應米莉回過神,她已經帶著一個魅影消失在門后。
 
===========
 
“我給你,最后的疼愛是手放開,不要一張雙人床中間隔著一片海,感情的污點就留給時間慢慢漂白,把愛收進胸前左邊口袋……”
 
藍寶貝坐在酒吧一角,獨自舉杯喝著啤酒。耳畔響著那首風靡一時的《手放開》句句歌詞成了她唯一訴苦的對象。放下酒杯,魅惑的雙眼慵懶環視一遍,彩色琉璃的燈光,營造了這家酒吧獨特的氣氛。她本想找個男人報復陳天宇,來到這里才發現,自己根本沒那膽子做出來。
 
而且,對陳天宇的思念并沒有讓她覺得在這里很好,相反的越來越難過,胸口永遠像堵著什么,伴隨那鼓動脈搏的音樂,一遍一遍敲打著她的心房。
 
不一會兒,她眼前就已經擺滿了酒瓶子。
 
在舞池里輕輕搖擺的人群另一邊,吧臺上還坐著另一個自傲的身影。他漠然的拿著酒杯,幾個嫵媚的女郎圍在他身邊。“二少,不要一個人喝嘛!”“就是啊,我們這么多姐妹陪你,你可不能一點面子都不給哦!”兩個女郎甜甜道,一個身著短裙紅衣服的,還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蔻丹血紅的手指,慵懶撫摸著他冷峻的臉。一股濃烈的香水味,隨那輕蔑的手指蔓延在他鼻間。
 
-------------------
 
他懶懶斜睨她們一眼,晃動著酒杯,眸子永遠那么冰冷。微微隆起的眉宇間,似乎有著什么心事。
 
“二少……”那個女人還不死心,誰都知道;如果能攀上莫二少,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如果能要到一個“莫二少的女人”的頭銜,也夠她們吃穿到下輩子了。可今天的莫二少似乎非常不買賬,冷冽的雙眸從坐下來到現在都沒正眼看過她們一眼。
 
振奮的音樂一直在他身后喧嚷,從女郎身上傳來的香水味,如同他杯中烈酒,刺激著他的腦神經。“二少……”帶著香水味的玉手已經沿著冰冷的臉龐滑到了他溫柔的頸項,輕輕挑開他白色的運動衫拉鏈,熟練的往下面摸去。“滾!”低沉的聲音一聲冷呵,女郎一愣嫵媚的笑容僵硬在臉上。
 
“二……”
 
他不再答話,自顧自喝著著杯中酒,只是那冷峻臉龐似乎透露著某種不可違抗的氣息。幾個女郎倉惶逃離他的視線,仿佛再晚一點,就會有尸骨無存的危險。
 
還在一角的藍寶貝,無力的在桌子上趴了一會兒。肚子好飽,望著灰暗的燈光胃里翻江倒海般難受。干嘔兩聲,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頭暈目眩的燈光讓她站不住腳,扶住桌邊搖搖頭才勉強買起步子。
 
好難受,伴隨一股翻江倒海,口中頓時滿嘴腥苦。趕緊沖進廁所推開便池門,就吐起來。一直到胃液都被吐干凈,她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站起身。回頭,幾個男人正詫異的盯著她。活像看怪物似地,讓寶貝看著好討厭。
 
“看什么看!沒見過人吐嗎?”她不搭理的一揮手,走幾步才覺著哪里不對勁。回頭再看他們,一個個解著褲帶,一字排開在噓噓。

此文關鍵字:麗姿生物,麗姿護膚品加盟,護膚品招商,護膚品代理,護膚品加盟店,護膚品連鎖店,麗姿
吸血鬼PK狼人app